文苑
叶海鹰:一句“良心之作”,就是最大的奖赏

我们希望通过讲述这些徽商故事,给观众呈现一个有血有肉的徽商形象,有恨有爱的立体群像,尽可能还原很生动的真实的徽商。

张国琳动容"表白":新徽派版画就是我们的命

张国琳说,一路走来,风尘仆仆。18年的历程,自己的初衷未变,为人处事可通天达地、扪心无愧。

《一条大河波浪宽》主创:走一趟淮河,终身受益

淮河一千公里,400多公里最灾难深重的在安徽,19项治淮工程有14项在安徽。治淮70年,人最重要,精神最重要,是人民的力量改变了这条河。

柳新生:画了一辈子,不想停下来,因为太喜欢了

我现在画画更加随性了。以前画画要注意素描关系、色彩关系什么的,现在我不管它了,艺术不是为了准,不是为了客观形象的真实性。

方磊:文学让我以慈悲的内心坦然面对世界

文学给我最大的启示和感受是在你认清整个世界和人的关系后,仍然可以以慈悲的内心去坦然面对这个世界,这是文学给予我内心的力量,而且这种力量永远存在、强大、无敌。

董静:今日瓦尔登湖

一个人,一支笔,一片湖,一间屋,梭罗开始了自给自足的生活。年轻的梭罗,耐住了孤独和寂寞,在这里完成了《瓦尔登湖》的写作。

程耀恺:月亮湾小记

这方面,徐贵祥乡贤理解得比我透彻,在他看来:在月亮湾的杨树下,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生命对另一种生命的依赖与敬畏;在仙草湖的草木旁,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生命对另一种生命的怜惜与珍爱。

张建春:推开老屋的门

老屋的味,是草木灰的味、淡淡的尿臊味、浅浅的蛛尘味,我加了句,还有黑暗味,黑暗有味,黑色的眼睛看得到。说透了,老屋的味是生命的味。

张煦和:难忘的记忆

我看看黄先生,想听他说点什么。他慢慢地抽着烟,悠然一笑说,这幅画是一天内完成的。半个世纪后,我时常记起这一幅好画和黄先生喜悦的神态。

石楠:我看潘玉良的画

她的作品绚烂而宁静,奔放而深沉,韵律铿锵而动情。已抵达了自如之境。她的艺术,足以与她同时代的杰出画家相媲美。她的作品,对当代探求创新的中青年画家颇具启示。

刘姥姥:接受命运,才能对抗命运

这是一个打秋风者的基本修养,她对自己是谁、从哪里来、到哪里去很清楚,就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情绪,把对方哄高兴的同时,捎带把自己哄高兴了,反倒这样的人,更懂得感恩。

不接受亲人的不完美,其实就是控制欲

活到现在这个年纪,我逐渐懂得一件事,做什么样的人,比拥有什么样的人更重要。愿你我都能够放松心情,学会接受,给予亲人最为轻松的爱意,在有生之年专心致志地享受生命之美。

没有经过建设的灵魂,都是豆腐渣工程

她的外表美丽动人,她的灵魂却单薄无趣,一旦她不能确定自己被人无限度的爱,就立即全面坍塌,没有经过建设的灵魂,就是豆腐渣工程。

我家月嫂说她要去打小三

“打小三”展示的不是所谓“大奶”的强,是女性整体的弱,每一方都很弱。女人何苦为难女人?因为女人只能为难女人啊。

色戒:当戏精是一件很危险的事

王佳芝只是觉得,一个有真爱的女人,是被成就的女人,所以,即使她没有那么喜欢老易,还是付出生命的代价,只为做一个“有爱”的女人。历来,女人谋爱,都比男人难太多。

白槿湖:写作没有捷径可走

《考拉小姐与桉树先生》是白槿湖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手术后不久创作的,“这本书不只是一部浪漫的爱情小说,更让读者在故事人物的专情、守护和大爱中心灵经受洗礼。”

读红楼一定要趁早

《红楼梦》还让我学会对一切美好事物不能无动于衷。它写花开,也写花落,写聚散沉浮,写这些看似寻常的事物,终将灰飞烟灭。

读懂了孤独,你就读懂了青春原创

霍尔顿的困惑与哀愁具备了跨越时空的普遍性,就像《红楼梦》中的贾宝玉,虽然如宝似玉天赋异禀,却始终在传统伦理守护者中得不到认同。

不要让电视轻浮的画面替代了她的美

张爱玲有句话犹言在耳,“一个人如果没有什么特长,最好是做得特别点”。她的做人哲学,其道理看似浅显,却是深刻的。

小莲的莫奈花园

罗尔斯认为,处于这种无知之幕之下,理性的人会希望能够有利于那些最不利处境者,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处境,若是我们幸而优越,照顾不利者不会使我们损失惨重,若是我们身处底层,这种分配可以使我们仍然活下去。

关注我们

新安晚报官方微信

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新安晚报官方微信

新安晚报官方微博

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新安晚报官方微博

安徽网官方微博

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安徽网官方微博

安徽网手机版

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手机浏览安徽网

北京赛车快乐时时彩